Overblog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Pages

德国基本法规定人权原则不可更改,无论是否超过 2 / 3 多数,抽去了多数决定原则,以避免重蹈希特勒覆辙。 灵魂会告诉你终点,神是扳道工,而更多情况下扳道的指令其实是你自己下达的。 中产阶级既是这个万恶体制的得益者也是受害者,衡量得失之后所得远大于所失,无论他们对体制有多少抱怨甚至憎恨,他们所不满的仅仅是自己还没有真正进入那个特权阶级,他们决不是中国民主化的支持者,而是最后倒戈的投机分子。不看透这点,就无法找到中国民主真正的拥护者。 中产阶级既不需要团结也不需要宣传 , 他们是中国最现实的阶层,他们都明白,他们看实力...

W《东方壹周》 the week T 陶赟 W 在这次欧债危机中,法国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T 法国既是救援者,同时也是受害者,因为欧债危机下的欧元区没有哪个国家可以幸免。危机对法国在经济、政治、社会三大方面影响巨大:在经济层面上,除了增长和就业都受打击之外,还影响了削减赤字;在政治层面上,危机是法国左派上台的根本原因,继总统大选获胜之后,社会党垄断了总统,多数国会两院和多数的三级地方政权,这就使得法国的经济政策全面向左走;在社会层面上,左派上台是金融危机中断法国模式改革进程的标志,法国人的进取心和改革意愿开始倒退,移民和治安问题会更加凸现,法国将放缓追随世界变化的步伐。...

选择寂寞,才能和神对话。 我带着一颗天真的心闯入政治圈,却对艺术有着深深的眷恋。 今晚去萨营,我不会和胜利者站在一起。除非那个胜利者是我,或由我一手创造。 未来五年,我决意以合适的方式介入法国内政,以拯救这个钟爱的国家。她改变了我的人生,该是我回报她的时候了。 融入或赢得法国社会的尊重在于:问自己能为法国做什么,而不是法国能为自己做什么。 我以政治家的嗅觉写政治评论,自然和政治学家的分析截然不同。他们讲大势,我还更注重人性本身。这也是我痛恨政治的根本原因,因为时常感觉污染了我那么纯净的心灵。 越是艰难的时刻,越要坚持信仰,如同我们不放弃钟爱的球队无论成败。...

最孤独的是:只能和山啊海啊,花花草草,还有那些死人对话。神啊,给我一次穿越吧。 我是个农民,在田头劳作,在产业链的最底层。 不要天真以为美国佬和任何一个西方政府会真正关心中国人,他们只关心和 中共当局有交易价值的棋子。保护我们自己只有我们自己的坚强和信念。 真正的知识分子应该始终和权力保持距离,批判社会和任何一个当权派,而不是支持或反对某一政党掌权。实际上,无论谁当政,知识分子应当是永远的反对党。 西方,只有朴实善良的人民,没有忠诚于信仰的政治家,他们连自己的国民都糊弄欺骗,怎么可能操心中国人的命运?绝大部分媒体的报道只是炒作和饭碗,和新闻信仰及人权都无关。...

《凤凰周刊》 2012年15期 《凤凰周刊》 特约撰稿员/陶赟 “他要打贸易战?”这是笔者对法国新任总统奥朗德关于中法关系问题首次表态的第一反应。当时他还只是社会党总统初选的候选人之一。 2011 年 6 月 17 日, 社会党总统候选人初选刚开始,奥朗德到中部城市克莱蒙费朗进行竞选活动,记者在社会党地区总部的聚会上问他: “您的博客上几乎看不到任何关于中法关系的言 论。今天,经济上我们需要中国,另一方面,中国当局并不喜欢我们谈论民主和人权话题。如果您是总统,将如何平衡这两个议题:金钱和价值观?”...

我看不惯这个丑陋的世界,除非有机会改变它,否则宁可躲在山里让它也管不到我。顺便发发围脖。 不要相信西方政客们,他们清楚地知道:和几个掌权者打交道比 15 亿握有选票的人民容易得多。中国人的民主最终要靠我们自己。 相信民众觉悟的一定会被当作人血馒头,不为民众根本利益着想的一定会遗臭万年,所谓民主抗争在初期只能是自娱自乐。 为了给国内媒体写篇亲历花絮,翻看了半年的记录,越来越讨厌政治。因为我带着纯朴的心来到这个以虚情假意为竞争力的剧场,只是为了一个自由的梦想,如果实现梦想必须忘记本性,我情愿从未开始过。...

1 个月内两赴巴黎,匆匆而过,两周后,又要去会她。巴黎应该并不是个多雨的城市, 至少在我曾经停留的 4 个月里,我没用过雨伞。可是这次短短 2 天 , 她一直在落雨 , 幽幽忧忧的 , 也无须雨伞 . 在 1 年半内 , 每次我有事不得不回来的时候 , 总是匆匆而过 , 也从未有所留恋 , 我只是在地下世界里穿梭的一个硕大的异国老鼠 , 克城清新的空气已经让我非常不适应巴黎的混浊 , 时间一长 , 我几乎要晕倒在巴黎的地下铁 . 也从未再次光顾那些我曾经依恋过的地方 , 时间从来不是一个理由 ,...

法国左派和中国左派一样吗? 完全不同,法国左派把个人自由放第一位,反对权威,而中国左派却要将集体主义,树立权威,和全球左派截然相反。这是下午和一记者的通话,晚上琢磨了一下,突然觉得用这个词来形容中国左派最恰当: 纳粹! 中国未来之巨变不仅要恢复中华文明的正义和平等,也要彰显世界的公正。奖励始终坚持自由价值观的行为,惩治那些投机分子,民主中国不仅有能力也有责任为人类坚守信念。 改变血统或当包衣奴才,不如改变游戏规则,年轻人要对自己和民族的未来有信心,努力提高能力和格局已应未来之巨变。 男人靠人生赢得爱情,女人靠爱情赢得人生。...

本报特约记者 陶赟 发自巴黎 《 青年参考 》( 2012年05月09日 06 版) 一个毫无国际经验的法国新总统,拖着国力日益下降且濒临破产的法国,却要在全球力量分布已经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国际社会中维系法国的影响力,还要满足国民 “ 伟大法国 ” 的旧梦,这是何等艰难。 5月6日,4600万法国选民中的大多数,最终决定选择左派社会党候选人奥朗德在未来5年里领导法国。 当然,无论总统是谁,法国面临的危机都一样。但因为总统个人因素和施政方法的不同,法国将面临的某些挑战会更加突出。 弱势的奥朗德如何攥住权力...

<< < 10 20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 >>